????乌桓曾为东胡部的一支,属于游牧民族,被匈奴击破后,将大量的人丁迁居至乌桓山附近居住,因而得名。

????如今的乌桓三王部首领乃是丘力居,经过他的经营,三王部逐渐壮大,在漠北势力日盛。

????丘力居麾下也算是人才济济,包括苏仆延,踏顿,难楼,乌延等人,都是难得的猛士,而且其势力日强的背后,据说与袁绍不无关系,都是得了姓袁的扶持。

????当年袁绍偷袭范都,杀害刘协,这当中的罪魁祸首便是乌桓军,领头的便是丘力居的左膀右臂苏延仆,如今看来袁绍是又想估计重施,利用乌桓击杀陶商。

????刘虎俾虽然是匈奴人,但匈奴和乌桓乃是世仇,当年乌桓就是被匈奴驱逐的。

????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敌人,因此两族虽然是世仇,但彼此都极为熟悉,因此刘虎俾在仔细的观察了一阵之后,通过蛛丝马迹,立刻就断定了对方的身份。

????陶商这一下子心中有数了,他也不说破,只是将对方的身份记在了心里,然后与乌桓人虚与委蛇。

????那些假扮成“匈奴人”的乌桓人当中,为首的乃是一个年轻很轻,相貌颇粗狂的青年,看他的模样,似乎是比陶商大不了两三岁。

????他眼眶深陷,眼珠是蓝色的,鼻子尖挺,脸侧长满了络腮胡子。

????陶商一直在听他用生硬的汉语和甄宓对话,两方似乎是在讨价还价。

????还价很激烈,但陶商知道做戏成分严重。

????也因此,陶商也只是微笑的在旁边看着,并不着急说话打断他们。

????既然你们想唱,我就陪你们把这出戏唱到最后。

????少时,却见甄宓一脸忧郁的向着陶商走来,她的表情非常特别,既忧郁,又显彷徨。

????她的内心中,此刻仿佛充满了矛盾。

????陶商轻笑道:“有什么不顺利的吗?”

????甄宓犹豫了一下,道:“陶先生可懂马?”

????陶商点了点头,道:“多少知晓一些。”

????甄宓道:“这些匈奴人不会做生意,论谈价格,非小女子的对手,因此这价格方面倒也是公道,只是小女子不善相马,他们这次骑的马,便是样品,小女子想验验马的成色,可是……我不懂。”

????陶商笑着道:“没关系,我帮你验看。”

????说罢,便见陶商迈步走向了那些所谓的“匈奴人。”

????那名为首的蓝眼睛年轻人非常知礼,他向着陶商轻笑着,然后引领着陶商走到自己的战马面前。

????陶商仔细的打量着他们骑着的那几匹战马,发现这些战马都是上等的良驹,别说是做商业用马,便是用来做战场上的站骑,都属于上品。

????他们拿这么好的战马来做什么?

????陶商起初没寻思明白,但稍稍一琢磨,顿时就回过味来。

????对方这是有预谋的,他们假装跟甄家做买卖,牵来好马,然后在不经意间给自己观赏,吊旗自己的胃口,然后利用人性的贪婪,将自己引诱到别的地方,再一举杀之!

????能想出这样计策的人,百分之百不是乌桓人,如果陶商所料不错,这条计谋不是出自袁绍,就是出自沮授和审配!

????陶商心中暗笑,面上却是露出惊讶的神色,赞叹道:“果然是盖世的良驹,想不到你们匈奴人居然拿这么好的马来卖!太便宜我们汉人了吧?”

????为首的年轻人露出得意的表情,用生硬的汉语道:“我们匈奴人的战马,雄壮激昂,能够踏遍万里的草原和名山大川!凡是太阳所能照耀到的地方,所出产的最好良驹,河北甄家商人是我们的朋友,我们匈奴人从不会用劣等的马匹去欺骗我们的朋友。”

????陶商冲着他竖起一根大拇指,赞叹道:“匈奴的朋友们就是讲究,你们匈奴人是我所认识的异族中,最讲究的一个!”

????异族年轻人闻言疑惑道:“这位汉人朋友原先被其他的草原人欺骗过?”

????陶商使劲的点着头,道:“那当然了,草原上有讲究人,也有劣等货色!忒别是那些狗日的乌桓人,一个个人头猪脑的,太不是东西了。”

????年轻人和他身后的跟班们脸色顿时都变了。

????你这是骂谁呢?

????陶商慢悠悠的道:“乌桓人又贱又坏,他们的那种阴险,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卑劣,苍天在上,若是老天有眼,早晚必将这些混蛋统统天雷击杀,炸成渣渣一个不留……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年轻人和他身后的人脸都绿了。

????陶商疑惑的看这着他们:“你们这是什么表情?你们匈奴人和乌桓人不是不对付的吗?”

????一句话瞬时间点醒了在场的那些乌桓人。

????但见为首的年轻人无奈的干笑了几声,点头道:“是,你说的是……乌桓人确实可恶……”

????“当然了,乌桓人那是相当的不咋地!你说乌桓人该死不该死?”

????“该……”

????“哪能是该啊?你说必须的,不说我不买你马。”

????年轻人藏在袖子中的拳头紧紧一握,然后咧嘴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。

????“必须的!”

????陶商伸手一拍年轻人的肩膀,道:“这才够意思!”

????说罢,便见陶商转头看向甄宓,道:“都是上等的好马,甄姑娘尽管放心便是。”

????那年轻人深深的看了陶商一眼,突然道:“其实这样的上等马匹,我部落手中至少还有三千匹……”

????陶商闻言心中暗笑。

????果然是来劲头了!要钓我!

????三千匹上等好马,换成哪个诸侯哪个不眼馋?一旦当真配备到军队里,那绝对不止是仅仅提升了一两个档次那么简单。

????吹牛皮都没边了!

????陶商假装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,对那年轻人道:“三千匹马?都是这样的成色?”

????年轻人见陶商上钩了,心中喜不自胜!

????好啊,可算是中计了!

????你等着,让你骂我们乌桓人!

????回头我让你给乌桓人跪下!

????年轻人使劲的点头道:“当然是真的!但由于马群太大,过于明显,因而这次我便没有带来齐河县。”

????陶商恍然的点点头:“那在哪?”

????年轻人忙道:“就藏在一处离次不远的山谷中,先生要验看,不妨来日随我们同去。”

????甄宓在旁边,不知为何,脸色有些发白。

????陶商笑道:“在这不行吗?”

????年轻异族人道:“三千匹马,目标太大,现在你们中原战乱多,我们不放心。”

????陶商恍然的哦了一声,寻思了一下:“好,那我就随你去一趟便是,若是货色好,我便全包了。”

????异族年轻人大喜:“先生放心,我以昆仑神发誓,一定会让您非常满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