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脸上带着沮丧和倦容,张国新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张东涛的面前。

????张国新不再担任李自成亲兵营的总管,被派遣回到河南开封府城,代表闯王李自成督促张东涛完成招募二十万军士的任务,时间方面稍微宽松了一些,有足足三个月,也就是说,崇祯十七年三月底以前,张东涛必须完成招募二十万军士的任务。

????这是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建议,让张国新代表闯王回来催促张东涛,而且张国新承担与张东涛一样的责任,如果两人不能够招募到二十万军士,则要遭受到无情的惩戒。

????李自成大概是想到了过去,网开一面,在时间上面宽限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
????牛金星和宋献策的目的完全达到了,他们建议张国新回到开封府城催促张东涛,这让张东涛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而且张国新与张东涛的关系不一般,闯王李自成若是打算对张东涛动手,继续让张国新担任亲兵营的总管也不合适,两人的建议完全符合李自成的想法,于是李自成顺水推舟,要求张国新代表自己去催促和监督张东涛。

????牛金星和宋献策算得上是直接扳倒了张东涛,连带着张国新一同扳倒,这样就算是张东涛不服气,也没有力量反扑了,内心里面,牛金星和宋献策都认为,张东涛是不可能反叛的,毕竟张东涛与闯王李自成之间的关系不一般,就算是遭遇到冤屈,顶多在闯王李自成的面前鸣不平,但绝不会背叛闯王。

????张国新的内心带着怒气和怨气,特别的沮丧。

????跟随张国新回到开封府城的有一百名军士,这些军士都是牛金星和宋献策特别挑选的,身强力壮,作战勇猛,他们一方面承担监视张东涛和张国新的任务,一方面负责到了关键时刻扣押张东涛和张国新,以防止两人狗急跳墙。

????巡抚衙门的守卫事宜,迅速被这一百名军士接管,他们手持闯王李自成亲手书写的命令,直接负责衙门守卫的所有事宜,包括前院、中间院落和后院,当然,这些军士还没有狂到天上去,至少后院他们不会直接涉足,仅仅是守着后院的门,不会直接进入后院,这些军士很清楚,如果在三个月时间之内彻底惹怒了张东涛,他们很有可能遭遇到杀身之祸。

????张国新跟随在张东涛的身后,直接进入了后院。

????亲兵准备跟随进入后院的时候,张东涛挥挥手,示意亲兵等候在门口,不用进入。

????走向卧房的时候,张国新一直都想着开口,被张东涛用眼神制止了。

????设下的酒宴还有近半个时辰的时间,李岩亲自去安排的。

????终于进入卧房,张东涛关上门之后,站在门口,贴着耳朵仔细听着。

????看见张东涛这个动作,张国新的神色变化了,脸上的怨气和怒气彻底消失,带之的是惊诧的神情,其神情之中甚至带有一丝的恐惧。

????几分钟过去,张东涛站直了身体,转身看着张国新开口了。

????“国新,你有什么想说的,直接说就是了,声音不要太大,你我能够听见就可以了。”

????张国新楞了一下,才慢慢开口。

????“大哥,您每天都是这样吗,回到后院的卧房,也要这么小心吗。”

????张东涛点点头,面无表情的开口了。

????“不错,国新,你也知道,我身边的亲兵之中,就有李自成安排的眼线,我不得不万分的小心,稍微不注意,被李自成、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抓住了把柄,恐怕性命都保不住,现如今的李自成,已经不是往昔的李自成了。”

????张东涛刚刚说完,张国新脸上就露出了迷惑的神情。

????“大哥,您说的不错,既然您不愿意被李自成、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抓住把柄,为什么又给牛金星写信,说及无法招募到二十万军士的事情,这岂不是让牛金星和宋献策抓住把柄了吗,他们本来就想着算计大哥您,这下好了,连着我一道算计了,算了,这样也好,我们总算是在一起了,至少保住了性命,我看大哥您马上要给大人禀报此事。。。”

????张国新还没有说完,张东涛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。

????“国新,不用禀报了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按照大人的要求来的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大人已经预计到了一切,本来我还有些担心,若是李自成不派遣你来到开封府城,很多事情就不好做了,毕竟你的安危是最为重要的。。。”

????张国新瞪大了眼睛,看着张东涛,脑子里面一团雾水。

????张东涛没有关注张国新的表情,继续开口了。

????“大人断定,牛金星和宋献策一样不会放过你,毕竟你我的关系不一般,不过你是亲兵营总管,在李自成身边老老实实的做事情,牛金星和宋献策没有办法对付你,所以接下来的时间,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找寻机会算计你,你的日子会很不好过。”

????“牛金星和宋献策有理由担心,他们算计了我,会担心你不服气,一怒之下出手对付他们,而且你冒冒失失的动手,李自成还不一定怪罪,所以他们要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????“如此情况之下,大人让我直接给牛金星写信,就说无法完成招募二十万军士的任务,这样给了牛金星和宋献策机会,他们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,连着你一道算计。”

????“大人还预计到了,李自成一定会答应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建议,且李自成不会马上动手,一方面义军马上就要开始进攻保定府城和大明京城,关键时刻大军需要稳定,一方面李自成念在你我兄弟多年拼命,也不忍心马上动手,李自成延长了一个月的时间,就是证明。”

????“国新,你回到了开封府城,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动手了,你长途奔袭,安安心心的歇息一段时间,我们兄弟好好的过一个春节,迷惑李自成、牛金星和宋献策布下的眼线,还有这次来到开封府城的一百名军士,等到春节过后,我们就行动了。”

????张国新瞪大了眼睛,脸上带着惊喜的神情。

????“大哥,您不说我还真的想不到,大人居然如此的安排,不过跟随我来到开封府城的这一百名军士很厉害,我们一定要特别注意防范他们啊。”

????张东涛走到了张国新的面前,脸上带着冷笑的神情开口了。

????“大人已经派遣了一百五十名最为精锐的兄弟来到开封府城,有他们在,你我不用担心,前些日子你收到的信函,就是他们想办法送过去的。”

????张国新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那一次在真定府城收到信函的过程,他记得非常清楚,信函是神不知鬼不觉交给他的,当时张国新还感觉到奇怪,什么人这么厉害,能够如此的天衣无缝送来信函,想不到是大人专门派遣的军士。

????“这样就好了,大哥,听见您如此说,我完全放心了,好了,这几天都没有吃好喝好,一路上都想着其他的事情,李岩将军不是安排了酒宴吗,我们赶快过去吧。”

????张国新放松了,张东涛脸色依旧严肃。

????“国新,大人有着不一般的睿智,安排好了一切,不过你我还是要小心,李自成派遣的一百名军士,会时时刻刻的盯着我们,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,如果我们稍微的疏忽,被他们抓住了把柄,后果一定很严重。”

????“李自成让你回来督促我招募军士,这说明他已经下定决心,日后动手不会手下留情,给了你我三个月的时间,李自成认为他仁至义尽了,何况还有牛金星和宋献策在一边撺掇,所以李自成的决心会愈发的坚定。”

????“春节过后,我们就要动作,以前我们只需要对付李自成、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安插在济南府城内的眼线,首先稳定济南府城,接着稳定整个的河南行省,现如今又增加了一百名军士,难度更大了,我还要专门给大人写信,告知这里发生的变化。”

????“国新,从现在开始,你每日都要到我这里来,时间最多半个时辰,我们需要详细商议接下来如何的行动,你在后院的时间不能太长,以免引发外界的怀疑,所以你要尽量多的思索,你我共同思考筹谋,比起一个人想要好很多。”

????“你记住,大人只是告知我们该怎么做,具体实施需要我们动脑筋。”

????“大人考虑的如此周全,我们若是弄砸了,对不起大人的信任。”

????张国新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,也变得严肃起来,他对着张东涛抱拳。

????“大哥,我明白,其实在来到开封府城的路上,我就一直在思考,最坏是什么结局,现在看来,我们面临的局面,比我想的要好很多,这已经足够了。”

????“不过在大哥的面前,我也要明说,我会努力的思考,但所有的决定还是大哥您来做,您做出什么样的决定,我会毫不犹豫的执行。。。”

????张东涛走到张国新的面前,用力擂了一下张国新的胸脯。

????“好兄弟,接下来我们共同努力,就在开封府城闹他个人仰马翻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