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老砚?

????那个邋里邋遢、玩世不恭的老顽童?

????他真的能胜任美洲分部总裁之职?

????杨飞脑海里,闪过老砚那并不伟岸也并不高大的身影。

????不过,和老砚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,对方却给杨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????尤其是上次,老砚跑到省城,双管齐下,快刀斩乱麻,替杨飞处理了危机事件。

????从那之后,杨飞对这个人就刮目相看了。

????或许,这个人还真的能担此大任?

????杨飞一念及此,问道

????“你刚才说,他不一定出任美洲分部总裁?除非我们怎么做?”

????陈沫笑道“除非,你能开出来让他心动的价码。”

????杨飞道“据我对他的调查,这个人独来独往,好像没有什么家人?这个怪人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你说还有什么可以打动他?”

????陈沫道“一个人总会有所求,也总会有他的弱点。他要是真的无欲无求了,也不会来美丽学校当校长了吧?上次也不会主动出马,帮你摆平麻烦了。”

????杨飞心念一动“那你说,老砚求的是什么?”

????陈沫道“我说不出来。”

????杨飞道“那我找他谈谈。”

????陈沫道“你可以请老校长过来尚海。”

????杨飞道“不,我要回一趟南方省,当面和他谈。这样好了,请他到省城,我和他在省城见面谈。”

????陈沫当即联系老砚。

????这个老砚,平时上课是不带电话的,陈沫联系不上他,只得打给铁连平,请铁连平去学校找到老砚,转告杨飞要和他面谈的意思。

????杨飞这次和老砚的会面,在南方省的美丽大厦进行。

????老砚穿着很随意,乍一看,就跟一个老农民似的,不过眉眼之间自有一股出众的气质,显得与众不同。

????杨飞亲自给他泡茶,老砚微微起身,以示恭敬。

????老砚品着茶,呵呵笑道“杨先生,我也没什么功劳,怎么当得起你请我到省城喝茶啊?愧不敢当啊!”

????杨飞道“老校长,这杯茶,是谢你上次助我之情。”

????老砚嘿了一声“那点小事,何足挂齿啊?”

????杨飞道“老校长,你有没有兴趣到企业来工作?”

????老砚眼睛里精光一闪“企业?不,企业事务太复杂了,我还是喜欢学校,跟一群学生打交道,单纯得很。我年纪也不小了,你要去跑业务的话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也跑不来啊。”

????杨飞笑道“不跑业务,想请老校长当一个总裁。”

????老砚放下茶杯“总裁?魏总那种吗?”

????杨飞道“比魏总级别更高,美丽集团在美洲的业务,缺一个总裁,总领美洲地区的所有事务。”

????老砚道“美洲地区?那不得跑到美国或者加拿大去?”

????杨飞道“美洲地区的总部,设在纽约。老校长,我想请你出山,担此大任。”

????老砚道“我何德何能啊?你付薪酬,要请个人还不容易吗?为什么看中我这糟老头子了?你看中我那一点了啊?”

????杨飞道“因为你并不是一个糟老头子,你有强悍的学历,有丰富的国外求学和工作的经历,而且你正当壮年,并不老。”

????老砚道“美国?纽约?杨先生,你这是要折腾我啊!”

????杨飞道“外国人靠不住,我还是信任自己人。老先生,辛苦你帮下忙,帮我管一下美洲分部吧,你有什么条件,都可以开出来,我能帮到的,一定满足。”

????老砚笑道“还可以谈条件啊?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吗?”

????杨飞道“当然可以。”

????老砚脸上的笑容,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痛苦到扭曲的表情。

????杨飞微微一讶,心想老砚是不是经历过什么悲痛的往事?

????“老先生?你没事吧?”

????“有酒吗?”

????“有。”杨飞吩咐陈沫拿好酒过来,亲自给老砚满上一杯。

????老砚端起杯子,一口就喝干了。

????那可是二两的酒杯啊!

????杨飞看得咋舌不已,心里犯嘀咕,请一个这样的酒鬼去当总裁?

????真的是明智之举吗?

????老砚喝完杯中酒,大声道“愁人道酒能消解,元来酒是愁人害。对酒越思量,醉来还断肠。”

????杨飞一怔,问道“老先生,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????老砚打了个酒嗝,惨然一笑“杨先生,你是不是觉得,我学历不错,经历也不错,为什么到头来却是孓然一身?”

????杨飞道“是啊,为什么呢?你的家人、朋友呢?认识你这么久了,从来不见有人来找过你,就算放假,也不见你去找过别人。一个人在世界上,总有几个来往的人吧?”

????老砚默然半晌,然后手握住脸,说道“都死了!都死了!”

????杨飞和陈沫怵目惊心,不由得相视一眼。

????“老校长,”陈沫柔声问道,“你的家人,都死了吗?”

????这个话题戳中了老砚的心,他老泪纵横道“都死了,都死了!”

????陈沫给他杯子里倒满酒,问道“他们是怎么死的啊?”

????老砚端起杯子,又放了下来,说道“被人害死的!”

????杨飞身子一震。

????老砚连做了几个浓呼吸,说道“我以前也是做企业的,十年前,我的资产曾经达到了数千万。”

????杨飞道“那可了不得,十年前数千万,那可真是钱!那个时候的工资才百十块钱呢!”

????老砚道“是啊,当时我也算是知名的企业家了,可惜的是,我只知道做研究、做生意,却不会搞竞争。那时的我,太单纯了,把这个世界想象得太美好了!”

????杨飞道“是竞争对手做的?”

????老砚点头道“当时,我的企业团队,在我的带领下,研发出一种新的技术,领先于市场的所有产品,一旦应用在产品上,就能令整个行业更新换代、淘汰市场上的旧产品,形成新的垄断!我的企业,肯定可以腾飞。对手知道后,出两千万,想买断我的技术,我当然不肯卖了,我自己有企业、有工厂,我要自己生产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老砚双手捧着头,十指不断的用力撕扯头发,痛苦和悲愤,深入骨髓,万蛇噬心般痛不堪言。

????老砚用悲沉的声音说道“他们用卑鄙的手段,放火烧了我的工厂,烧了我的家,当天晚上在工厂加班工作的三百多名工人,我的家人,父母、妻子、八岁的儿子、五岁的女儿,全部葬身火海……”

????陈沫啊了一声,情不自禁的抓紧了杨飞的手,颤声道“太可怕了,是谁做的啊?这么丧尽天良!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