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十三日湘云去了贾府,很是做了几首诗词。

????如今黛玉在恒亲王府修身,宝钗、宝琴等又不在京城,众姐妹当中,说到诗词,还是湘云为首。

????所以湘云一直乐到晚膳后才回府。回府后匆匆梳洗一番,便先睡去了。十四日问翠缕一声,听到叶平岚肯进食了,便不再深管了,只命人送些克化易食的东西进去,又让人熬了参汤,让叶平岚浓浓的喝了几碗,便送他再去礼部了。

????十五日叶平岚出来,还未到自家的车上,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气息微弱,吓得来接人的小厮慌忙送他回去,整个叶家都慌了起来,请医问药忙乱不堪,叶家大嫂于是看湘云十分不屑:“我先前说什么来着了?偏你不信,非要说我是不安好心,现在二弟病成这样,你满意了?还考试呢,凭他是什么试,都没自己男人的性命重要。”

????湘云气恼的脸都红了:这是大家闺秀该说的话么?也忒粗俗了。故她也懒得理会叶家大嫂,只让翠缕取自己的帖子去荣国府,请贾母帮忙,请个熟悉的太医过来。贾母接到消息后,因为原先的王太医骤然病逝,便请了另一位自家经常来往的章太医去了叶家。章太医诊断道:“公子这是用心过度,疲累所致,需好生静养调理一段时日才好。”随即开了方子,湘云虽不熟悉药理,倒也认得几味药材名,俱是温养补气的,便恭敬的封了份诊金给章太医。叶家众人见她有如此体面,一时便也罢了。

????叶平岚的病起起落落折腾了一个多月,好容易渐有起色时,杏榜贴出来了,去看榜的小厮不知道委婉,回来就直头直脑的对叶平岚道:“二爷,奴才仔细看过了,榜上没你的名字。”

????叶平岚急了:“怎么会没我的名字?你莫不是看漏了?”

????那小厮忙磕头回道:“二爷,这样的大事,奴才怎么敢看漏了去?奴才对了五遍了,还拉着一起看榜的其他家人帮忙着找了,确实没有你的名字。”

????那岂不是说,京城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落榜了?叶平岚两眼一翻,气血上涌,顿时撅了过去。

????吓得湘云忙去扶,又哭叫着把那个报信的小厮拖出去棍杀了。待见掐人中、捏鼻子,各种手段都弄不醒叶平岚,湘云更吓了,忙急急忙忙的叫人去给叶家其他主子报信,又叫人去请大夫、请太医。可惜章太医进宫值班去了,家里日常供奉的老大夫前段日子又被湘云气走了,新请的大夫弄不清前因后果,不敢随意开药,故拖到半夜,叶平岚便去了。湘云见此,浑身发凉,满心绝望,也跟着昏撅了过去。

????叶平岚既去,叶家十分伤心,又怨恨湘云未能给他留下一子半女,让他断了香火,将来无人祭拜。叶家老太君和叶家太太想起先前怀孕的那个通房,心里不由得直后悔,早知道不听儿子/老爷的话,留下那孩子,便是一个庶子,岚儿也算是有后了。偏生儿子/老爷为了讨好史家,那史湘云又善妒不容人,仗着有几家贵戚在,闹的众人皆知,为了岚儿的前程,不得不打掉那孩子。叶家老太君和叶家太太只要一想起那生生被去了的胎儿,想到自己孙子/二子年纪轻轻无后而死,就更不待见湘云了。

????此时叶家大嫂再在一旁说是叶平岚之所以会死,是因湘云不听自己的话,非要迫使叶平岚去科举,导致他心力交瘁,疲累而死,叶家老太君和叶家太太顿时怒发冲冠了:好啊,原来是这个毒妇迫使岚哥儿去死的!新仇旧怨一并爆发出来,也不顾叶家老爷在一旁阻拦,要湘云殉夫。湘云年纪轻轻,正是如花似玉的时候,哪里肯这样赴死?便哭闹了起来。

????史家阖家在任上,管不到京城,何况湘云之事,他们也不愿意深管。只是为了避免影响到自家女儿的亲事,派了管家过来告诉湘云:“女子为人妇,当从一而终,既已然守寡,就当别居一处,清净守节,不可做出任何玷辱史家门风之事,否则还不如一死以殉夫。”又告诉叶家说:湘云既为叶家妇,孀而守节是本分,只是她的嫁妆乃是史家给予她的傍身财物,叶家不可窃取,应该归还于她。

????叶家老太君、太太、大嫂听史管家如此说,不由得面上一红,她们想逼死湘云,除了恨她害死叶平岚,何尝没有眼红侵占她财物的念头?

????这事闹到最后,还是贾母念着旧情,在贾琏和宝玉的护送下,亲自上叶家的门来,和叶家老爷做了一番交涉,将湘云院中的东西尽数交予叶家,并用湘云嫁妆中京城的房舍,换了叶家的在郊外的一处小庄子,将湘云安置在那里,孀居守节,依她剩余的嫁妆而活。

????叶家老太君、太太本是不甘愿的,但贾母说了,湘云仍是叶家妇,若她一直清净守节,将来就是节妇,朝廷是要表彰的,于她张门也是一个天大的体面。叶家老太君、太太听了便心动了,又得了湘云院中大笔的财物,于是不再坚持,放了湘云出去。

????叶家大嫂子眼见事成定局,心有不甘,便眼珠一转,冷笑道:“慢,老太君,你别怪我说话难听。只是弟妹是嘴上说愿意守节,可她又要住在府外,又是在和城里隔了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,来回一趟都得一天,我们怎么知道她是真守节假守节?万一她不知廉耻,做出什么不守妇道的事情,我们又消息不灵,可不是白白蒙羞了?那时我们还想着什么节妇牌坊?只好做梦吧。”

????贾母听她说的粗俗,气的浑身发颤,冷冷道:“我们云丫头从小便是大家闺秀,学的是《女诫》、《内训》、《女论语》、《女范捷录》等先人所教之圣贤语言,断断做不出有违伦理背德之事。”

????叶家大嫂子脸皮甚厚,满不在乎道:“那可不一定,万一呢?知人知面不知心。老太君,按你说的,弟妹也从小三从四德的,可这么几年,也没见她照做不是?”

????贾母深吸了一口气,忍怒道:“那你欲要如何?”

????叶家大嫂子冷笑一声道:“那个庄子我们要亲自去查看,周围的墙土要由我们家亲自堆起来,除了下人可以出门采买东西外,弟妹不得亲自出门!还有,是弟妹害死我们二弟的,弟妹要从此剃发修行,长斋,日日为我们二弟念经祈福。”

????贾母长叹一声,搂着湘云道:“其他便罢了,原也是该的,只是剃发修行确实为难了,又不是出家,改成带发修行罢。”想了想,又道:“虽说寡妇不宜出门,可我也这么大把年纪了,出一趟门难的很,城外又远,我也不能时时出去看她,且让云丫头每月进城一次,见我一见吧。”

????叶家大嫂还没说话,叶家老爷便一口答应了:“就依老太君的意思。让老二媳妇每月十五进城一日,十六日回去。”

????贾母应了,两家就商议的事情立了契书,请族老做了见证。

????从此后,湘云就一人居住在城郊外的庄子守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