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到底是谁!”

????外界,某个大洲颤抖,仙泰然接连咳血,分身殒落,他的本体也元气大损!

????最终他暴怒,散发出无穷的气势风暴,震天动地,让附近的强者皆是胆颤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刺激的仙族老祖发狂?

????仙泰然的眼睛都红了,他的分身再一次被干掉,连元神也无法逃脱,失去了一切的联系。

????可是元神分身殒落之前,他洞察到了不甘,洞察到了愤怒,他觉得发生大事情了,特别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!

????但是一切都老不及了,他的元神分身被覆灭的一干二净,任何讯息都没有传出来。

????“天庭一脉,要崛起了吗?”

????万族战场,成片的大域轰动,传来的消息太惊人了,仙族图谋最大的造化地之一,被血洗了!

????没有任何一位活着出来的,全部都殒落了!

????这事情太恐怖,仙族前来探查的修士,通过战斗气息才断定绝对是夏昆仑,否则外人干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。

????“百万年了,天庭沉寂了这么久,最终出现了惊世传人,看来百万年前的黑暗祸端,未曾覆灭天庭,他们还有崛起的征兆!”

????“少年魔王,夏昆仑,这两位惊才绝艳,必然都属于天庭最强的传人,背后绝对有大人物撑腰,炎皇就是其中之一!”

????“不知道为何,有一种莫名的期待,想看着他们崛起,见证辉煌!”

????“想多了吧?仙族恒古恒强,即便是天庭还能重新崛起,还有希望恢复鼎盛时代,顶天了成立仙门道统,再也不可能重塑史前辉煌和传奇了。”

????各大域议论纷纷,此事引动了惊世风暴,天庭成为了热门的话题,百万年前最辉煌的势力,虽然覆灭了,但是现在接连有传人问世,不得不说,轰动了天下!

????“废物!”

????某个大域,雷霆之怒散发,震的一群人跟着颤栗,体内气血不断翻腾,口鼻都在溢血,站立不稳。

????整个大域仿若都在起伏,浩荡,伴随着映照大域的身影,散发出滔天圣辉。

????整个大域千万生灵都发呆,那个身影天惊人了,映照大域,气血冲霄,光辉十万丈,神威惊世!

????“仙族第二至尊越来越强了,不愧是盖世天骄。”

????“他很惊人,雄霸这个大域,没人胆敢来挑战,虽然仅仅只是仙族第二至尊,可是谁敢小看他!”

????“开玩笑,他可是仙族教主至尊的亲子,这是什么样的身份?能不强盛吗?不知道未来有没有资格去争霸帝榜前十!”

????众人议论,眼睛中带着惧意,很难去直视映照大域的身影,单凭他的威势,已然是无与伦比,现如今发怒如上苍降落下来惊世的天罚,要劈碎所有人!

????仙族来的人惶恐,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????真仙都很难稳得住,这可是仙族的第二至尊,气魄滔天,都有底气去争霸帝榜前十,当之无愧的绝世天骄!

????仙族第二至尊恼怒,夏昆仑的事情他已经知晓,单单仙碧灵被活捉,这事情已经足够惊世了。

????但是现如今,仙明城也被毙掉了,甚至资源地的宝库都被洗劫,而且仙泰然的分身也覆灭了,这让仙族第二至尊怒火滔天,冷喝道:“找到他,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,都要找到他!”

????“谨遵法旨!”

????一群仙族强者连忙点头,仙族第二至尊放话,等同于老祖,等同于仙族的高层下达了指令!

????因为他,乃是仙族教主至尊的亲子!

????他在仙族位高权重,甚至算起来,他的祖师爷就是仙族的始祖啊,这一门在仙族太恐怖了,等同于仙族中的皇族!

????仙族第二至尊大怒,喝道:“不管是谁,只要可以引出夏昆仑,都可行!”“

????“当然!”

????第二至尊冷幽幽道:“最重要的是,少年魔王,他更该死!”

????昔日他父亲都吃了大亏,带领的人马死的一干二净,可是一帮通缉犯还能翻天了吗?灭掉他们麾下的年轻一代,单凭几个通缉犯能成什么事!

????对于现在的仙族来说,少年魔王才是首要的抓铺对象!

????因为他掌握天庭至宝,九州天鼎,甚至重塑断裂域场格局,很可能也得到了开天笔!

????这事情是绝密,仙族了解的都相当有限,但是仙族的第二年轻至尊知道,所以必须要抓住少年魔王,只要可以活捉,这对仙族的影响太惊人了!

????百万年的时光,仙族没有放弃寻找天庭遗宝的踪迹,现在接连出现了两门,如若可以被仙族掌握,必然让他们的群族,成为世间最强的种族!

????“我们明白,很快会有好消息!”

????仙族前来聆听旨意的强者,眼中飞出寒光,当真有一些线索,不过施展起来闹出的动静会更大!

????但是少年魔王和夏昆仑,两个不朽逍遥自在了那么久,也该伏法了吧?他们多活一天,天下人有嗤笑仙族一天,必须要尽快收网才行!

????满世界沸沸扬扬的,世人很想看到仙族如何去反击

????倒是剑冢世界不安静,范剑已经进入四圣剑域内部半年了,一直不出来,这事情已经惊住了整个剑宗高层!

????可是范剑的元神灯一直亮着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

????“坏了,不好了!”

????等消息传到剑冢,一向沉稳的剑景山,脸都垮了,觉得要出大事了!

????“这个灾星!”

????剑宗几个长老吓坏了,范剑惹祸的能力已经足够强了,可如果真的和夏昆仑混在了一起,他们两个到底能干出什么事情来,真的是一个未知数。

????“夏昆仑,少年魔王!”

????“这两个疯子,不朽都敢对仙族教主至尊下手,如果他们踏入仙道境,岂不是敢对仙族始祖下手。”

????“范剑和他们混在一起,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!”

????剑冢仅限于少数人才知道的消息,让他们头疼,夏昆仑既然出现在了仙族资源地,那么范剑肯定也跟着他,如果事情败露,事情就大了!

????范剑倒是不知道剑宗的反应,他非常惋惜,天工炉没能带走。

????苏炎也想了不少办法,可惜根本无法带走天工炉,强大如同对奇门的造诣都带不走,仙族也做不到,这事情只能等待未来去解决了!

????现如今,他们寻了个安全区域。

????“祖胜,这是你的,收起来吧!”

????苏炎拿出一具真仙傀儡,取出了上万斤仙道石,和大批的天材地宝,交给了祖胜。

????祖胜泪流满面,帮了苏炎几次大忙,总算有了重大收获。

????这批资源太贵重了,仙门道统的传承弟子都不可能掌握,现在砸在他的头上!

????“要论功行赏了吗?“

????范剑催着手,兴奋等待。

????谁知道苏炎扣扣搜搜,只是拿出来一具真仙傀儡,这让范剑瞪着眼睛,怎么还不如他身边的小弟?

????“我说范剑,其他的东西,你缺吗?”苏炎看着范剑,语重心长道:“你小子身为剑宗第一人,富得流油,这些货色你还需要吗?”

????“天下第一剑?”

????祖胜呆滞,怎么也没想到,这位是剑宗的范剑。

????可是这货,怎么成为了苏炎身边的小弟?

????难道他找苏炎挑战,败给了苏炎?

????这让祖胜目瞪口呆,他知道苏炎强大,可是断然没想到凶残到这种地步,不过祖胜也习以为常,未曾有多少意外。

????范剑黑着脸,在心理上自我安稳,也知道其他的他用不上。

????能意外收获一具真仙傀儡,对他的帮助已经不小了,况且也等同于白来了,从四圣剑域开启,一连串的遭遇,完全颠覆了范剑的人生。

????当然,苏炎的收获,也不仅仅仅限于这些!

????光仙明城的身家财富,已经让苏炎心惊了,再加上几大秘宝库的收获,身上的仙道石快逼近十万斤了,一笔巨额财富!

????甚至十大真仙傀儡,未来肯定用得上!

????“大哥,这次干出的事情太大了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????这时间,范剑沉声道:“仙族,绝不会善罢甘休,肯定会满世界搜捕我们,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剑冢,他们绝不会想到,你在我们剑宗的地盘中!

????“回去干什么?你怕了?”

????苏炎斜睨了一眼范剑,说道:“不过你毕竟是外人,这一路上收获也足够了,你走吧!”“

????“别啊大哥!”

????范剑拍着胸膛道:“我范剑怕过谁?接下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你说吧,我肯定跟着你一起去!”

????总之范剑觉得,跟着苏炎有肉吃!

????他不愿意离开,这半年的时间,他的收获不小,比留在剑冢暗中壮大自己要强不少。

????范剑的追求也很高,可想要成为始祖强者,没有大机遇万万不行。

????可自从看到苏炎,看到龙大圣,范剑觉得帝榜前十有了很大的威胁,不努力根本不行,必须要拼一拼,如若真的拼出来来,未来前途光明。

????“我准备去打下一座大域!”

????苏炎的话,让范剑有些怀疑人生,他没有听错?苏炎要打下一座大域?单凭他自己?

????“仙族掌握三座大域,我准备攻下来一座!”

????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范剑差点哭了:“大哥,你有多少人马?你可知道仙族有多少真仙?况且攻下一座大域,没有真仙境中的强者,根本做不到!”

????“不是有真仙傀儡吗?”

????苏炎取出他的傀儡,郑重道:“只要我掌握住这具战斗机器,足够撕碎仙族大域!”

????“大哥,你想多了吧?”范剑忍不住提醒道:“你虽然有真仙傀儡,但是以你之力,不可能发挥出几分力量出来!”

????“不妨事,以我现在的无上宝体状态肉身,接下来我只要我壮大元神就可以了,甚至元神进一步壮大,说不定还可以继续提升现阶段的实力!”

????这时间,苏炎拿出了七色元仙果,准备将元神再度壮大。

????“七色元仙果!”

????范剑震撼,瞪大眼珠子,看着这枚果实,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,说道:“这是十大最强宝树,七色元仙树结出来的果实,属于元神类型的稀世宝药,根本不外卖,付出再多的价钱也不行,大哥你是怎么买得到?能不能带我去买一枚?”

????祖胜斜睨了范剑一眼,瞧你这没见识的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他偷来的。

????“这果子买不到,是我从天竹一脉采摘的,你若是想要,我可以给你指条道,你自己去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采摘带走!”

????苏炎没有隐瞒,这东西他一直封印,现在派上用场了。

????(四更!

????太累了,下一章恐怕写不出来了,先去吃饭了!)